代孕我成了单亲妈妈

代孕我成了单亲妈妈

1.为了10万选择代孕
 
2003年7月,大专毕业的我,跟随男友耿宝来到深圳,准备开始我们的事业。到了深圳我才知道,这里本科生甚至硕士生都是成把抓。在深圳两个月,我们才在深圳偏僻的宝安区一个小电子工厂找到一份流水线上的工作。
 
时间过了大半年,生活总算是稳定下来了,可是整天和一些没有学历的乡下打工妹打工仔呆在一起,我们心里总是不平衡,来深圳,我们想要的就是过上真正的白领生活。所以工作之余,我们也不忘四处找工作。
代孕我成了单亲妈妈
终于,我得到一个机会。福田区一家公司需要一个文员,我投过去简历,那边马上通知我去面试。我精心打扮了一番,没想到被直接领进总经理办公室。我心里纳闷,我一个小文员,犯得着老总亲自来面试吗?
 
总经理是位45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叫周童,他简单地问了我的学历和工作经历,就问起了我的个人情况,其详细程度让我面红耳赤。紧接着他的话更是让我震惊,“其实我不是在招聘什么文员,我是想找个合适的女子来为我生个孩子。”我吓得起身要走,他立马快步来到我面前说:“请等我话说完,你再决定也不迟。”他一脸的慌张,眼睛里却满是真诚。
 
鬼使神差地,我又坐了下来。原来,他是个归国华侨,前些年因为在国外学习创业,耽误了时间,现在想要个孩子,老婆却不能生育,他们夫妇求子心切,不得已采用“借腹生子”的办法。为了让这件事秘密进行,他才假借招聘之名,寻找合适的代孕者,而恰好,我的所有条件都能让他满意。“如果代孕成功,我会支付你10万元代孕费。你再考虑两天……”
 
回到厂里,我把事情的前前后后告诉耿宝,本以为他会极力反对,没想到,他吞吞吐吐地说:“刘雯,要不你去做那个代孕吧。”我惊讶地看着他,耿宝慌忙说:“他不是说是人工授精吗?不用发生关系,只是借你的子宫怀孕……”我的眼泪哗啦啦流了下来。他急了,把我揽进怀里说:“我也不忍心啊,可有了这10万块钱,我们可以开个小店,再送你去读书,你回来就可以去写字楼上班了……难道我们一辈子都当流水线上的工人?”
 
是的,面对人才济济的深圳,我只有沦落为流水线工人的份。如果能有这10万元,也许我们的生活从此真会发生变化。这么想着,我木然地点了头。耿宝抱着我激动地说,刘雯,等代孕结束,我们就结婚。
 
2.我的怀孕违背了计划第二天一早,我就打电话给周童。很快,周童就开车来接我了,车里还坐着他妻子沈芳婷。在医院,我接受了全面的检查。那时,我多么希望身体有个什么病啊,那样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放弃代孕了,耿宝也就不会怪我。可我所有的指标均正常,可以接受代孕。
 
就这样,周童把我接回了他家里。沈芳婷亲自下厨为我做饭,说要好好为我调理身体,找合适的时机受孕。可是在人工授精过程中却出现了问题。那天晚上,沈芳婷找到我,希望我能直接受孕。我一脸迷惑地看着她,她才告诉我,直接受孕就是要和周童发生关系。见我拼命摇头,沈芳婷一改往日的温柔,“只要把你关起来,我们想怎样就能怎样,你考虑清楚。”说完她就走了。我吓出来一身冷汗。自打我来到这幢别墅,门外就多了两个保安,那里的固定电话也拆除了,我要给耿宝和家乡的父母打电话,他们一直盯着,还不许我透露任何跟他们有关的情况……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我发现,每月很准时的月经竟然没有光临,而此时,距离我上次和耿宝在一起,刚好半个月。莫非我已经有孕在身?而上次跟周童去医院体检,刚好是我和耿宝发生关系的第二天,所以没有查出异样来?我把前前后后想了一遍,确信自己真的怀了耿宝的孩子,心里一阵欣慰。有了这个孩子,我答应了沈芳婷的请求。沈芳婷主动让出他们的卧房,让我与周童夜夜在一起,而她竟然坦然地为我和周童做各种补养之品。
 
与周童同房一个月之后,沈芳婷拿来早孕试纸让我测试,看着试纸上两个小红杠,沈芳婷兴奋地朝周童嚷着:“亲爱的,刘雯怀上我们的孩子了,你要做爸爸了。”我呆呆地看着这个女人,她将我肚子里的孩子称为“我们的孩子”。
 
那天,沈芳婷和两个保安一起陪我去医院做检查。我笑着说:“沈姐,你这就像押我去刑场。”沈芳婷尴尬地笑着说:“我们也是迫不得已,以前就有人偷着跑了,让我们前功尽弃,所以这次才会对你控制这么严格……”
 
在医院,我躺在床上接受B超检查。医生仔细询问了我最后一次例假的时间,我故意把时间推后了半个月,医生说:“你肚子里的孩子比平常这个月份的胚胎大了许多呢。”我更确定了肚子里的孩子就是耿宝的,心里一阵欢喜,但嘴上赶紧说:“都是姐姐每天为我做好吃的,营养好。”
 
从医院出来,沈芳婷就激动地给周童打电话报喜,他们不会想到,我刚好跟他们的计划打了一个擦边球。
 
3.男友拿钱后远走高飞确定怀孕后,沈芳婷把我安排在了专门为我准备的一楼向阳的屋子里,不再让周童碰我。她每天变着花样给我做好吃的,有时看着她为我操心的样子,我真有些感动。看着周童夫妻恩爱的美好情景,我很同情他们,这么相爱的一对夫妻,为什么连拥有自己孩子的权利都被剥夺了。可一想到孩子出生之后,他们就会将他送到国外去,从此不让我接触,我的心就隐隐作痛。
 
四个月了,我的早孕反应结束了,每天安稳地呆在周童家。他们见我没有要跑的意思,在孩子的胎教问题上也极用心,渐渐地对我放松了警惕,待我就像亲妹妹一样。
 
那天,乘沈芳婷在洗澡,我偷偷拿起她的手机给耿宝拨了电话,“我肚子里的孩子,可能是你的。”“你做了人工授精,那孩子怎么可能是我的?”“不,没做。怕你不同意我就没有告诉你,是直接受孕的,但是我保证在那之前我就已经怀上了你的孩子。”“什么?你跟周童发生关系了?真不要脸……”这个曾经口口声声说爱我的人,竟然用那么恶俗的语言骂我。
 
第二天晚上,周童来我屋子里,他说,耿宝找到他公司去了,威胁他,如果不拿三万块钱出来,就告他强奸,找人非法代孕。当初,我留下周童公司地址给耿宝,是担心哪天我真的有危险了,他好想办法救我出去。可现在却为他威胁别人提供了方便。
 
我着急地说:“你把他怎么样了?”周童说,你不用担心,我已经给了他三万块钱,告诉他,从此之后在我面前消失。看着我流泪了,周童说,要不你再打个电话给他吧,一定叮嘱他保密。可是我再打电话找耿宝,厂里人告诉我,他已经辞职离开了。
 
我顿时心如死灰。在确定我怀孕之后,周童给了我三万块钱定金,我自己留了两万,把其中一万,让周童打进了耿宝的账户。现在加上他要挟周童的三万元,他一定是拿着这四万元远走高飞了。
 
4.爱情抵不住金钱的诱惑
 
我听了耿宝的话,为了我们的美好生活,糊涂地来到周家接受代孕。可耿宝却拿着钱扔下我,跑了。原来,我们的爱情根本抵不住金钱的诱惑。为了钱,他逼我代孕,为了钱,他又离我而去。
 
经过几个不眠夜,经过无数思想斗争之后,我决定逃跑。我已经走错了一步,不能再继续错下去。
 
那天,乘周童不在,我偷偷溜进他的卧室,我知道,他晚上有失眠的毛病,常吃安眠药。我偷了他的安眠药,研成粉末,晚饭的时候,乘沈芳婷不注意,偷偷放进了汤里。
 
晚饭后,沈芳婷和周童相继哈欠连天,保安也不住地打哈欠,只有我借口没有喝汤。沈芳婷和周童早早地回房睡了,保安来不及将我反锁在屋里就已经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留下早就写好的信,拿着简单的行李,我就溜出了周家。出门打车来到火车站,来不及排队,买了站台票,在第一时间上了火车,我最终还是回到了武汉。
 
现在,一年多过去了,孩子已经顺利出生。我一边工作,一边带孩子。看着孩子越长越像耿宝,夜里,我会留下悔恨的泪水……我不再对爱情有所期待,我要做永远的单亲妈妈,认真将孩子抚养成人。只要她健康成长,有个幸福的未来我也就满足了。
 
返回